季节梦想家



一月的石头们贴满白雪

二月我们练习好寒暄却没有见面

三月很短

四月来时花突然就开了,一直开到五月

五月多眠无梦

六月不像六月,六月缀满辞藻,阳光温和,我们告别,只言不发

七月暴雨

八月一如既往

十月的流星不在夜里

十一月补上九月的遗忘,大雪骤降

十二月的烟花炸成漫天繁星

白树
12.22

还愿



今日大雪
雪托起影子
是轻盈的样子

路灯照亮夜空
一片雪花旋转 旋转
停留很久

我只能过一次今天了
我在这里实现了愿望
我就在这里消失

越短暂越漫长

白树
12.10

年度月摘


文/白树

—16年9月—

我蹭着一盏旧旧的油灯说
我已经没有愿望了

九月没有晴过
九月阴雨连绵

—16年10月—

我们否定一切能否定的
怀疑一切可怀疑的
梦在瓦解
爱是难得的庸俗

—16年11月—

寒意冲撞过来结成了花
窗子就成了我们的城墙

请于深夜清点好得失
并将伤感一饮而尽

大雪迷途
入梦如醒

—16年12月—

所有的日子都不适合
占一卦如意的风水

宜迷信所有藏了汹涌的风平浪静
宜迷信一些凛冽沧桑的俗人

—17年1月—

“眠草集注
一九六页”

药书上写着你名字的纸张泛黄残破
“生长在城市向南的风里
择日而撷
食以入眠”




植物
多生长于北方冬季的暴露地表
色白无味 入口即化
可入药 治多眠无梦

—17年3月—

只有人劝你从良
没有人听你的惆怅



于了然后缄口沉...

假设一



如果我在捆住你的绳子上
打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或者点燃周围这些花
让她们烧得像呐喊一样真实

如果我说曾经这里没有房子
在我走来之前这里也没有路

或者我来了之后这里也没有你
而我只是这么站着就如此孤独

像初雪来时
飞得最高的一只风筝

白树
11.11



如是年少
看山是山
听水是水

如今障目
听人是非
也无是非

白树
11.5



树枝长满乌鸦
落叶填满塌陷的城市

死亡穿街而过
形如秋天

白树
10.15



夏天挖到的那些不知名的种子
没有如愿地生长

许多事不像希望那样
可以抛弃理由一直相信

你在某个普通的早晨消失在森林里
森林在某个普通的深夜消失在浓雾中

十月是掩实的窗口与真实的诀别
柴垛缝隙里的鸟巢空空如也

果实与叶子没有讲完彼此的故事
无奈以沉默告慰

或许自由不在炉火的围栏里
但欲望总是囚于温暖

枫叶染目
遥不可及

白树
10.3

盲目



雨没有下
树叶大口地呼吸

你盯着阴天的路灯
像望着星星的楼顶

楼的影子吞噬着世界上任何路过的人
鲜花生长 遮住视线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盲目
那么无所谓余生都是黑夜

白树
9.4



一只不懂信号灯的蝴蝶
消失在川流的十字路口
这只是下午三点一个短暂的瞬间

大巴迷失在一条有去无回的街上
我按掉手机的锁屏键想问为什么
我总是想知道为什么

永远在下雨的庭院
女式的新礼服和泥泞的路
我看不清自己伸向你的手

照片里绿色的酒飘着奇异的味道
只有一个吧椅的酒吧
练习着说给别人听的话

我回到黑暗的房间时
房间依然是空的
就像虚无堕入虚无

就像有时你会同时祈祷
世界末日
和真正的爱情

白树
8.18

他们在极细微的地方生长
秒针动一次的缝隙里

床单的褶皱上
纱窗的孔

他们借由距离的隔阂狂欢
享受着失去观察者的梦

像播种怀疑时
世间的信任皆为沃土

2 / 21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