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梦想家

年度月摘


文/白树

—16年9月—

我蹭着一盏旧旧的油灯说
我已经没有愿望了

九月没有晴过
九月阴雨连绵

—16年10月—

我们否定一切能否定的
怀疑一切可怀疑的
梦在瓦解
爱是难得的庸俗

—16年11月—

寒意冲撞过来结成了花
窗子就成了我们的城墙

请于深夜清点好得失
并将伤感一饮而尽

大雪迷途
入梦如醒

—16年12月—

所有的日子都不适合
占一卦如意的风水

宜迷信所有藏了汹涌的风平浪静
宜迷信一些凛冽沧桑的俗人

—17年1月—

“眠草集注
一九六页”

药书上写着你名字的纸张泛黄残破
“生长在城市向南的风里
择日而撷
食以入眠”




植物
多生长于北方冬季的暴露地表
色白无味 入口即化
可入药 治多眠无梦

—17年3月—

只有人劝你从良
没有人听你的惆怅



于了然后缄口沉默
趁不懂时多做感慨

—17年4月—

如果雨下在书房里
冲毁所有我的日记和你的来信

那些字迹融在一起
我们宛若久别重逢



距离之外的不堪只是假象
我们以敷衍抵挡寒暄的箭

止痛药的空盒
像极了一整个杳然的春天

—17年5月—

曾有过一班车载过第一次的你
也曾有过一班车载过最后一次的你
而所有的班车最后都空无一人

—17年6月—

我们就只唱歌吧
要不你想说的废话太多天都亮了
而我只是难过

歌在嗓子里都没有动
我们听到的都是自己的故事
难过有什么



没有打开的书趴在人的脸上
睡过一整个下午
草坪也非常孤独

笑容是练了好久的笑容
在一片隆重的阳光里
失声的祝福与告别

—17年7月—

我又梦见星空飘落下来
房屋升起
世上曾经只能对望的一切都有幸触碰彼此

于是我看见
你从房间里飞起来
满眼星光



在这个季节
我蒸发了许多自己

他们变成云
去远方见你

—17年8月—

他们在极细微的地方生长
秒针动一次的缝隙里

床单的褶皱上
纱窗的孔

他们借由距离的隔阂狂欢
享受着失去观察者的梦

像播种怀疑时
世间的信任皆为沃土



我回到黑暗的房间时
房间依旧是空的
就像虚无堕入虚无

就像有时你会同时祈祷
世界末日
和真正的爱情



季节梦想
—— To Be Continued ——

评论
热度(18)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