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梦想家

某些喂饱了蚊子才能睡的夏天



还是因为看了一点感慨。
关于没问的问题,和不想说的事。
比如沉沦悲伤时提及的陌生人,比如在这个一览无余的世界,你说起的,一个人们找不到的森林。
我们还是,留了一小块地方给自己,没涂色,没署名,是心的后门。

这是一个喂饱了蚊子的深夜,我在等天凉入睡,有好多牢骚不便白日扰人,闷着又不爽,说在不烦人的时间。起床的人刷到早安的状态,忽略后半夜的多嘴,也是刚刚好。

用了两成的时间嚼着书本,两成的时间更新着计划,两成的时间补上必要的睡眠,剩下的四成,三七开,吃饭和刷微博动态。骄傲地想着终于要去一次远方的旅行了,转念删了说说,毕竟玩腻的人已经在回家的路上。

急着表达的时候,多数并没有急着收看的人,后来关了手机的提示音,取消各种关注,评论和回复,要么电联,要么看缘。这是一个孤僻者的习惯,就算看起来总不大习惯。于是这个季节就像平躺着的下午,心跳和呼吸都感觉不到,没有肢体的疼痛,也没有精神的热情,没有矫情的漂亮话,也没有值得看第二遍的诗,无限的单曲或者乱序。

所有的有人说,都是我说,所有的有时候,都是没时候,这是一个床要铺好几层褥子才能不硌挺的世界,是手机掉到水里会坏掉的世界,它甚至无法自己飞起来,无法用亲的方式,让青蛙变成人。所以我才躺在这里说风凉话让自己凉快凉快,而不是帅气转身一枪击毙五百里外仇人的机枪手。
无关的时候不出现,无关的时候不废话,无关的时候不碍眼,转身则忘的玩笑,孑然一身的气场,极简主义的装逼……

夏天不是垂柳不是蝉鸣也不是盯着大长腿齐刷刷的目光,夏天是夏天,走的时候自己走。

昨晚突然在南船说,我心情骤好。
因为几句无心之话。
今晚笑着和鑫哥说,我其实很难过。
有关我分享不了的快乐。

都是,明明与我无关的事。

谈及七月
说来惭愧
是我久伫不前
不是夏天等我


白树
7.10

评论(1)
热度(4)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