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梦想家

热爱


满口正义地喷吐怒火
心里却没有嫉恶如仇
用不自知的口吻要求他人高尚
却不知道自己也是会在上膛的枪前尿裤子的人

我都没有拯救自己的生活
被形象绑架着斟酌一条回复应该用微笑还是大笑
像有人常常和我提起去远方的事儿
我却觉得我难道不是已经离家多年

无论太阳在哪里这个世界都有影子
柜台里那些用于展览但永远卖不掉的鞋
在玻璃里看着世界
对自己的腐朽都一无所知

精神不能保佑我们刀枪不入
但可以鼓舞我们冲进炮火
而我们大概也不会回来
剧本应该是这样

你有时只是想着流浪啊年少的傻逼
路过那些苍凉写下诗歌
可是应该吧 应该有人倒在影子里
凹陷填满的地方才有光


白树
11.22

评论
热度(3)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