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梦想家

就着咸菜啃完的馒头硬邦邦的,隔着肚皮都扎人,没流行过的糙绺发型,没时尚过的白马夹子,破吉他藏在院里的破唐瓷罐后面,什么谱子,什么调调什么弦,拖着一副家长里短的嗓子,长着一张街头巷尾的脸。

这些个事儿最好写在几十年前的报纸上,一毛钱一沓子没有人看。

等你吼过的那些个破破烂烂的叛逆少年长成好大一只的中年人,给你讲讲温和,讲讲摇滚,他说现在的人都烂了,疲于呐喊。

我就想看啊,那些谱子不在纸上,纸不在架子上,精神不在衣服上,衣服好好穿在身上的人,一脸淡然地唱些悲伤的事儿,烧了谁家的垛,又丢了谁家的姑娘。

然后那些街坊邻里悉知的破事儿就烂在报纸里,他们也不听谁的,也不在意,你再一回头听,大家就老得不像个样。

评论
热度(2)
  1. Svensracal白树 转载了此文字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