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梦想家

年度月摘


文/白树

—15年9月—

总有带不够的东西
和决心
在反反复复的沉默里
画上去的路
挤着密密麻麻的聚散

—15年10月—

标在地图上的远方都去了
卡在心里的咫尺还未及

雁南雁北
鬓黑鬓白

才知此生难至
并非天涯



在大声的音乐里
数落所有你做错的事
而人有时
应该平静地去讲一个悲伤的故事

—15年11月—

时间总是躲在手表的指针下面
一脸无关地望着
有些愿望并非千里迢迢
却总是实现不了



而你大概也从没准备过,住在一个小盒子里,对着自己的照片过上无休无止的日子吧。

—15年12月—

我想念你时
就变得沉重
雪里的脚印更深一点
冬天变得更冷一点



比心照不宣还熟悉的海和比素昧平生更陌生的前方里
我们失约了一两只海鸥和三四个恋人
然后我们互相拥抱互相嘲笑着孤独
丰盛得一塌糊涂

愿你有肉有酒
也愿你来之安之
我们在孤独的海上点一盏灯
这是一场不欢不散的流浪

—16年1月—

有时我们谈及梦想,说起烟和酒,说起吉他和一些歌,有时我们回想一些对方大概在想的事,我们说起色情和恐惧的一些字眼却没有笑,有些不曾见过的种子种在了不知多深的地方,然后决定了几件非做不可的事,最后在某些照片和录像里,感到极其陌生,或者似曾相识。
大概那些非做不可的事,我没有做。



我并非无知
却什么都不猜

—16年2月—

十年之事尚难悉数
要一条长生的顽命作甚



就像在一张纸上画一条线,只有它的一侧是我想告诉你的那个世界,然后我会告诉你,这就是我可以告诉你的关于她的一切,我既帮助你走向她,又不会干涉你如何理解她。

—16年3月—

你并无可以被带走的东西
却在起风时消失不见

那些诗烧成灰烬时并无不同
他们追向你离开我空空的手



虽然世界也小
但只要不想
便可不见

—16年4月—

沿着这条冬天离开的路
你只能遇见城市

我们就在这儿埋一些树枝
找些吃的

等很多次四月
等很多花盛开

—16年5月—

你说起一个地方
话语里全是含糊和推探

眼前的一方老屋塌否
转身便不得而知

仿佛眨眼之际
流星便落

容不得半点错失
这便是你囿于一处的理由

—16年6月—

人云亦云的嘈杂升起时
暴雨骤降

你与世界的纠纷
是灵魂还是身体

—16年7月—

已经不是那些嬉笑怒骂的日子
我们活在他们不再使用的通讯录里
囚禁于手机
囚禁于距离
直到死亡
或者提前死亡

我们埋怨过时间
埋怨过无从解释起的原因
猜忌 兀自感慨
着手放弃而后原谅自己
未来很近
而曾经已经很远了

—16年8月—

大块的云冲进街道
冲进锁着的走廊和虚掩的窗
冲进袖子和咽喉
冲进我们的恐惧里蒙住了眼

如果我与众不同地站着
天空会看见我吗
她会看见我吗
她会看见谁呢



季节梦想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20)
  1. 二营长白树 转载了此文字
  2. V.Twitch白树 转载了此文字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