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梦想家


那个大毛球飞走时径直穿过了纱窗
你一直压着帽子偷笑 碎发跳着舞
而我只是愣在那里看窗帘不停地打着拍子

我对睡梦的渴望难道不是暗示吗
花没有从我的枕头里开出来
但我确实闻到过芬芳

(笑)


白树
8.2

评论(2)
热度(6)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