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梦想家

星星



从什么时候开始
知道孔明灯与星星无关呢
害羞的孩子没有把最想说的话
说给最该听的人

夜晚的风吹走细密的云

十开头的年岁
我们在操场边的夜空下说话
我记得我没有打动你的
星星做到了

白树
5.28
改自2016.9.12

目击者



被施了魔法的睡眠持续到花开的早上
七点的人流里有宇宙飞船般的歌声
洗衣机顺时针转够五圈后找不到回去的路
我用铅笔画的盆栽你也知道是什么颜色

手写信认真穿行几千公里被路过的候鸟劫走
我起了个大早在刚醒的收件箱遍寻无获
第二十四次害怕春天离开的时刻我眨了眼睛
你说只要站在风里我们都是目击者

谁不是呢

白树
4.24

雨天的梦



你在浴缸里化成泡泡
直到醒来之前我都没能救你

在一场梦里回忆上一场梦
睁开眼就失去记忆

大雨下了一整天
而你似乎说过这句话

我们躲藏的城市浓雾弥漫
相机说:对焦错误

白树
4.13

发条造梦盒



一张黑白照片里飘着彩虹
唯独照片不知道它的颜色
收音机里的雪花落满湖面
湖上的牧羊人数着他的羊
从白天到失眠的夜晚

幸福是不厌其烦的好奇心
用力握紧的冰晶冻伤自己
我们躲在屋子里感受冬天
像只写在信里的奋不顾身
以悲愤怯懦互相致意

我梦见世界如愿望般坚实
秋千架上的绳子永不腐烂
线轴抱紧的风筝绝不放开
干净白衬衫的帅气老爷爷
在楼下喊着你的名字

白树
2.13

未满



我想起学生时代的作业本间
有一本未写满的诗

或者因为藏匿迫切
或者因为匆匆告别

我会梦见它后面的内容
就像我梦见许多繁芜的事

比如一张纸把自己折成月亮
在书桌上照亮无人的教室

比如在夏夜两点的寝室楼外
有人站在清白的月光下 就十分美好

大概一切并非当时那样
多亏我们踉踉跄跄却不忘拾花而行

白树
1.14



一月的石头们贴满白雪

二月我们练习好寒暄却没有见面

三月很短

四月来时花突然就开了,一直开到五月

五月多眠无梦

六月不像六月,六月缀满辞藻,阳光温和,我们告别,只言不发

七月暴雨

八月一如既往

十月的流星不在夜里

十一月补上九月的遗忘,大雪骤降

十二月的烟花炸成漫天繁星

白树
12.22

还愿



今日大雪
雪托起影子
是轻盈的样子

路灯照亮夜空
一片雪花旋转 旋转
停留很久

我只能过一次今天了
我在这里实现了愿望
我就在这里消失

越短暂越漫长

白树
12.10

年度月摘


文/白树

—16年9月—

我蹭着一盏旧旧的油灯说
我已经没有愿望了

九月没有晴过
九月阴雨连绵

—16年10月—

我们否定一切能否定的
怀疑一切可怀疑的
梦在瓦解
爱是难得的庸俗

—16年11月—

寒意冲撞过来结成了花
窗子就成了我们的城墙

请于深夜清点好得失
并将伤感一饮而尽

大雪迷途
入梦如醒

—16年12月—

所有的日子都不适合
占一卦如意的风水

宜迷信所有藏了汹涌的风平浪静
宜迷信一些凛冽沧桑的俗人

—17年1月—

“眠草集注
一九六页”

药书上写着你名字的纸张泛黄残破
“生长在城市向南的风里
择日而撷
食以入眠”




植物
多生长于北方冬季的暴露地表
色白无味 入口即化
可入药 治多眠无梦

—17年3月—

只有人劝你从良
没有人听你的惆怅



于了然后缄口沉...

假设一



如果我在捆住你的绳子上
打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或者点燃周围这些花
让她们烧得像呐喊一样真实

如果我说曾经这里没有房子
在我走来之前这里也没有路

或者我来了之后这里也没有你
而我只是这么站着就如此孤独

像初雪来时
飞得最高的一只风筝

白树
11.11



如是年少
看山是山
听水是水

如今障目
听人是非
也无是非

白树
11.5

1 / 14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