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梦想家

/

提问

第一次回到过去

要怎么装作什么都不记得

在线等,挺急的


如果爱上的是一位催眠师

那么今天都是梦吗

如果是月亮

那么我是水井还是海呢


好像不小心撞到的人转眼就忘了

又好像巷尾的奶奶永远记得你的名字

时间老人偷偷瞄着你的日记编写剧本

遥远是一种错觉吧


最遥远的地方难道不是自己的心吗

那里依稀住着无数熟悉的人

你却没能用明明知道的方法

去再次取得联系


白树

12.9

久别

冗长的铺陈是为了试探

一个并非意在聆听的人


柜子上的酒也好

后院里的花也罢


你从来的路返回

篱笆门关了又开


明天我就要消失了

你却没有问出我想说的话


和很多年前一样

我坐在这里


没有加入流动的事物

是为了让你看清


白树

11.17

自动贩卖机戳在那里的下午

已经没有冰镇汽水在售了


公园长椅成为装饰品

旧毛衣终于又等到了你拥抱他的这天


逆光时模糊的身影里

我出现过吗


如果秋天里没有好事发生

那么秋天本身就是最好的事吧 


白树

10.15

年度月摘

文/白树


—17年9月—


楼的影子吞噬着世界上任何路过的人

鲜花生长  遮住视线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盲目

那么无所谓余生都是黑夜


—17年10月—


果实与叶子没有讲完彼此的故事

无奈以沉默告慰


或许自由不在炉火的围栏里

但欲望总是囚于温暖


枫叶染目

遥不可及


—17年11月—


如果我说曾经这里没有房子

在我来之前这里也没有路


或者我来了之后这里也没有你

而我只是这么站着就如此孤独


像初雪来时

飞得最高的一只风筝



如是年少

看山是山

听水是水


如今障目

听人是非

也无是...

九月是告别之末与初识之欢

九月的阴影奔忙未捷


你好像说了什么

从晴空坠入黑夜


熄了夏日野远的篝火

息了虫鸣


时间总是离弃着

不顾我就地止足


而风总是扑过来

即使我后退一步


白树

9.18



撕碎的诗是始于过往的河
摆渡是我此生未竟的事业

每一次在淡忘的记忆里触碰你
都是梦的逆流而上

白树
8.19


那个大毛球飞走时径直穿过了纱窗
你一直压着帽子偷笑 碎发跳着舞
而我只是愣在那里看窗帘不停地打着拍子

我对睡梦的渴望难道不是暗示吗
花没有从我的枕头里开出来
但我确实闻到过芬芳

(笑)

白树
8.2

猜雨



我好久没在雨里久留了
总是躲在一把伞下面逃也似地离开

我开始权衡被淋湿的后果和看到你的喜悦
哪一个更像失眠的借口

不像从前那样

从前总是缺少选择
却有装不下的答案

白树
7.17

至夏

月光映在
巧克力脆皮蛋糕光滑的表面上时
你努力想象月亮的味道
和此刻的蛋糕心有灵犀

至于你们在雨天讲的悄悄话
也都被蒸发的水洼悉数带走
你说你期待夏天的事
都被听到了

白树
6.25

星星



从什么时候开始
知道孔明灯与星星无关呢
害羞的孩子没有把最想说的话
说给最该听的人

夜晚的风吹走细密的云

十开头的年岁
我们在操场边的夜空下说话
我记得我没有打动你的
星星做到了

白树
5.28
改自2016.9.12

1 / 14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