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节梦想家

久别

冗长的铺陈是为了试探

一个并非意在聆听的人


柜子上的酒也好

后院里的花也罢


你从来的路返回

篱笆门关了又开


明天我就要消失了

你却没有问出我想说的话


和很多年前一样

我坐在这里


没有加入流动的事物

是为了让你看清


白树

11.17

九月是告别之末与初识之欢

九月的阴影奔忙未捷


你好像说了什么

从晴空坠入黑夜


熄了夏日野远的篝火

息了虫鸣


时间总是离弃着

不顾我就地止足


而风总是扑过来

即使我后退一步


白树

9.18



撕碎的诗是始于过往的河
摆渡是我此生未竟的事业

每一次在淡忘的记忆里触碰你
都是梦的逆流而上

白树
8.19

至夏

月光映在
巧克力脆皮蛋糕光滑的表面上时
你努力想象月亮的味道
和此刻的蛋糕心有灵犀

至于你们在雨天讲的悄悄话
也都被蒸发的水洼悉数带走
你说你期待夏天的事
都被听到了

白树
6.25

年度月摘


文/白树

—16年9月—

我蹭着一盏旧旧的油灯说
我已经没有愿望了

九月没有晴过
九月阴雨连绵

—16年10月—

我们否定一切能否定的
怀疑一切可怀疑的
梦在瓦解
爱是难得的庸俗

—16年11月—

寒意冲撞过来结成了花
窗子就成了我们的城墙

请于深夜清点好得失
并将伤感一饮而尽

大雪迷途
入梦如醒

—16年12月—

所有的日子都不适合
占一卦如意的风水

宜迷信所有藏了汹涌的风平浪静
宜迷信一些凛冽沧桑的俗人

—17年1月—

“眠草集注
一九六页”

药书上写着你名字的纸张泛黄残破
“生长在城市向南的风里
择日而撷
食以入眠”




植物
多生长于北方冬季的暴露地表
色白无味 入口即化
可入药 治多眠无梦

—17年3月—

只有人劝你从良
没有人听你的惆怅



于了然后缄口沉...



我梦想自己坠入星空
在一个普通的平安夜
毫无梦想

但我又梦见星空飘落下来
房屋升起
世上曾经只能对望的一切都有幸碰触彼此

于是我看见
你从房间里飞起来
满眼星光

白树
7.1



这是最后一杯酒了
离别之前
喝与不喝都罢

以及这是最后的目光
重逢之前
倘若尚有重逢

我们就只唱歌吧
要不你想说的废话太多天都亮了
而我只是难过

歌在嗓子里都没有动
我们听到的都是自己的故事
难过有什么

白树
6.8

杳然



只要笑着说没事
你就会完全地相信

这是多么好的报复
而我恰好成为一个心机刻薄的人

距离之外的不堪只是假象
我们以敷衍抵挡寒暄的箭

止痛药的空盒
像极了一整个杳然的春天

白树
4.28

眠草



窗外笑闹的雪花喊着窗内悠悠的烛
睡意灼而成灰
我翻书扰了入梦的蝇虫
冬日里的不死便是相依为命

“眠草集注
一九六页”

药书上写着你名字的纸张泛黄残破
“生长在城市向南的风里
择日而撷
食以入眠”

白树

1.23

缄口



所有的日子都不合适
占一卦如意的风水

宜迷信所有藏了汹涌的风平浪静
宜迷信一些凛冽沧桑的俗人

世界在一成不变
自己在一去不返

所有我能填满的
不过是一个不可回收的桶

白树
12.28

1 / 7

© 白树 | Powered by LOFTER